正版广西草头诗

中国财经频道

2019-01-17 23:41:02

字体:标准

在朋友之间,北京妈妈顾晓曼被认为是个异类,原因很简单,每半年她就会带着岁的女儿去拜访固定的心理医生。

“说实话,当时我的焦虑程度已经开始影响孩子了,因为我不知道孩子行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而我自己本身是个性格特别开朗爱交朋友的人,更是无法理解我女儿行为的原因。”顾晓曼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推荐下,她接触了专门进行心理咨询的一款App,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一名专门进行亲子育儿以及儿童心理辅导的心理咨询师。

“由于家长误以为孩子是小题大做,并对心理问题讳疾忌医,目前的确存在延误治疗的问题。”北京回龙观医院儿童青少年病房心理治疗师李玖菊对记者说,临床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我现在正在处理的也有这样的案例。孩子非要来做心理治疗,但是家长觉得孩子是装的。可是,孩子已经开始有自伤的行为。当觉得在家里非常压抑、与父母无法沟通时,孩子就会拿刀片划伤自己,但父母会觉得孩子比较矫情”。

在湘西,岁的晓晓(化名)是一位被抑郁困扰的女孩。她从小成绩优异,初一时当选为班长,但班里几个同学总排挤她,把她的书本撕坏、用打火机烧她的皮肤,对她进行各种言语和身体攻击,还威胁她不准告诉老师和家长。

在李玖菊看来,当青少年儿童情绪上有问题,像饮食、睡眠、情绪有一些不太好的变化时,是需要就医的,“我们的治疗会从精神、心理治疗开始,如果很严重的话,我们需要用药治疗”。

“但带着孩子来我们医院就医的家长总是说‘你教教孩子,开导一下孩子’。”李玖菊说,其一,很多家长不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是疾病,没有意识到需要治疗;其二,如果就医的话就需要看精神科、心理科,家长的惯性思维是精神科、心理科就是精神病院,“像我们治疗的青少年,很多家长能走医保但都不走医保,因为要保密。住院的费用其实不便宜,有时候多的话甚至万元,但即便如此,一些家长也选择自费,他们害怕别人知道。因为社会上有观念认为精神科就是疯人院,这对孩子和家长产生一定影响。当然,相比较以前,现在情况要好很多了”。

刘俊娉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案例,孩子在八岁的时候被诊断为感觉统合失调和注意力缺陷,医生建议吃药和教育行为训练,但家长不认同以及担心药物副作用而选择放弃,而用跑步、游泳之类的体育锻炼来替代,从而错过了治疗良机。孩子长大到十几岁了,身体动作不协调,注意力缺陷依然存在,这直接影响了孩子的发展,家长追悔莫及。“感统训练是一个非常专业系统的体系,并不是家长带着孩子体育锻炼就可以达到治疗目的。假设这个妈妈对感统失调和注意力缺陷障碍有充分了解,能够接受和配合医生的治疗,这个孩子就能够得到更好的训练和治疗,他整个人的发展也许就会不一样了”。

“其实,应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家庭已经开始正视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育儿公众号,但其中关于儿童青少年心理的专业文章还是比较少,而且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其中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顾晓曼对记者说,她的感觉是,目前能够帮助孩子完成社会化和预防早期心理问题的专门机构还是不多,家长对孩子出现的问题往往束手无策,不少人只得求助于网络和各种妈妈群。

在齐亚静看来,近年来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变得更加多样化,也更加突出。“比如,孩子的攻击行为、一起自杀行为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极端的可能会比较多一些。所以,针对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一定要在早期进行预防,也就是一定要监测、监控,继而达到预防的目的,预防比干预更重要。事后干预可能是弥补了,但伤害已经造成。我们一定要提高全社会关于儿童心理健康或者对儿童保护、促进儿童全面发展的意识,这样才能更有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

如今,距离章莹颖失踪已近天之久,案件为何一再延迟审判?涉嫌绑架章莹颖的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edt Chistese),又身在何处?

中国财经频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中国财经
Copyright © 2014~2019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